愿木由井苒

公主和巫女互换了灵魂的小故事


*呜啊 写得又俗又烂啊
王子挚爱着的公主在森林里走失了,王子决定去阴暗的森林里找回他的公主。
王子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公主,但他看到了一间泛着幽绿光芒的小木屋,在那里有一位巫女。王子急切地问巫女:“你有没有在森林里见到一个有着一头日落阳光一般温暖光泽的金发,一双山谷中泉水一般碧绿清透的眼睛的公主?她在森林里走丢了,她是我最爱的人,我想见到她的心情一刻也不能等。”巫女的眼中没有一星半点的感情,一手用木棍搅着身前盛满药水的大锅,一手递给王子一瓶药。
“把这瓶药喝了就能见到公主了。”
巫女给王子的其实是忘情的药水,喝掉的话会忘记自己最爱的人。王子迟疑了一下喝下了药水,很快他就看到了房间深处走出的公主。他的公主现在神色有些暗淡,但王子见到她还是非常开心,并要带她回城堡。这时张着巫女样的人问到:“王子殿下现在还认识我是谁吗?”
王子毫不犹豫滴回答:“是巫女啊。”说完拉着公主的手要走出小木屋。
王子却倒在了巫女的匕首下。

“人类,果然是看不见灵魂的吧。”

今天不是非洲人了吧…

没什么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宸嘉]强行圣诞节

【*身边的三次元cp
*变态暴力攻x温柔人妻受
*第一次写真人我好方
*没有人回来lof查我水表(茶
*感谢友人腐力相助
*当然超级短,劳资上课写的
*会有后文的(没人想看的!
*废话真多其实是凑长度
*最后 这只是自给自足的糖而已…不过宸嘉王道!
圣诞节的街道上到处是结伴而行的情侣,街边的店铺也十分应景地挂起了彩灯,放着熟悉的旋律。刚从拥挤的礼品店里走出来的宸并没有因为有些喧闹的街道而扰乱心情,口袋里带着自己体温的小盒子,一想到家里温柔贴心的人儿就止不住的欣喜,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他现在在做饭吧…最近都不知道他有没有好好吃饭啊…要是被我发现泡面桶的话绝对要教训他一下…】
小区楼下也被装点了彩灯,看起来温馨又浪漫,墨色的天空中还飘起了细雪。
“嘛…这样的天气应该把你叫下来啊…”
一边按响了可视器,一边恶意的挡住镜头,不一会儿就听到熟悉的声音
“谁啊?…”
宸一脸笑容,使坏着说
“你猜啊~”
“哈…傻逼宸吧:D”
他也没生气,继续调笑着说
“你老公回来了你开不开门呐?”
“不开不开我不开!你是坏人我不给你开~”
“…”
【哎呀…你还卖萌是吧…把"看我回去不操哭你"咽下去,换上一句
“妈蛋快开门!冻死我了!”
“啧,活该~”
然后门锁一声脆响打开了。请快递跑上楼梯,三步并两步到了家门口,刹住了车,心跳却愈发的不平静,不知是上楼梯速度过快,还是别的什么…
【真是的,怂个什么劲…
隔着门能听见屋里水流的声音,轻敲了敲门,然后听见屋里人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到门口停住,好像还说了一句“哎呀,这变态竟然自己上来了,怎么办呐…”
啧,那也是你自己引狼入的室(*罒皿罒)
门开,果然是熟悉又想念的人,没有问候和拥抱,两个人就愣着站在门口
“你挡在门口干啥,让我进去啊”
对方嗤笑一声“真是变态啊,变态!”
【嘛…这人怎么能这么可爱啊。。。
身上还系着围裙,淡紫色的。
【这真是…明摆了诱惑我啊!
这时才想起口袋里的盒子,正纠结着送出的时机,嘉已经把菜端上桌子了。
“傻站着干什么呢?你吃不吃啊?”
--------------TBC--------------
完全就是作死的flag】


化学拟人…手拿燃烧匙/大概腹黑/绝对不是平胸[躺

结尾】

【感觉略带点负能量呢…/随笔/莫名脑洞/
或许我应该将生命终结在最美丽的年岁
这样在我故人的记忆里我永远会是停留在青春的少年
这样在通往阴间的列车上我不会为年少的倔强和轻狂而内疚
这样在接受阿修罗的审讯时我也不会滔滔不绝的所说平生的遗憾和辛苦
这样在天堂或地狱里我也不会是一个心中充满孤独哀伤的伶仃老人
我会在别人的记忆里因青春发光
尽管没人在乎我的存在
我可以在充满痛苦的列车上歌颂青春
尽管我的青春并没有结局
我会在忏悔者的台阶上哼着童年的曲调
并告诉他们人生根本不需要忏悔
尽管我连人生甚至童年都不曾拥有
我会在我最后的归属地 满怀希望的等待重生
尽管我知道殊途亦是同归
就像英雄在末路上丢了方向
士兵在战场上丢了信仰
陌路人啊 我只想对你说再见
只因 在我返航的时候再能记住我的模样
别忘记我 别忘记我 你在孤独的路上
对你说再见的姑娘
你是她的路标 念想
她在青春里遇见你
你存在她拥有的一切呐

Spiral.【斯拜若】1设[这最开始是物理拟人我会乱说?感觉不起个名字有违和感.嗯名字也太难听了 我手残.我承认…